分享到:

共享单车的大迁徙:资本、梦想和不知疲倦的人

15-Mar- 2017

 共享单车风口来临之后,自行车久违地又大规模在城市里流行了起来。
 
  它们就像城市里的“候鸟”:从主干道迁徙到大街小巷,从动脉进入毛细血管。但每个清晨这些颜色各异的钢铁部队会重新回到前一晚还空荡荡的地铁口、商场边、马路旁和小区门口。
 
 
  城市运营经理是让单车迁徙的人,他们每日穿行在城市的街巷,试图投放数量更多的车以压倒对手,对抗交通中的潮汐效应,同时探索单车在城市里的道德与法律边界。
 
  但每一支钢铁部队在城市里穿行背后还隐藏着一股难以被忽视的力量——资本,推动乃至裹挟着自行车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受欢迎程度涌回城市。
 
  当体验与模式没有根本差别之后,单车军团能比拼的就是速度和数量。每种颜色的单车都希望以更庞大的体量来压垮对手。投放,扩张,加速。进驻城市的单车越来越多,不同利益方的拉锯和耦合变得频繁。融资、造车、投放,这个循环不断重复,正如共享出行领域的上一场鏖战。
 
  深夜迁徙:投比对手更多的车
 
  “不能停。”袁布衣几近冷酷的话语伴随着风声传到了电话那头。
 
  收起电话,袁布衣弯下腰继续撕覆在白色单车上的那层塑料包装。“哐当”,几步远刚卸下的单车被风刮倒了。在他身后,还有一百多辆单车堆在货车上,三个小时内这些车要从货车上卸下,拆完包装并摆放整齐。
 
  袁布衣三十出头,下眼眶的黑眼圈明显,这让他的年龄看上去比实际岁数要大。他是共享单车品牌Hellobike杭州的城市经理。如同互联网出行领域的先行者滴滴优步里曾倚重人的角色一样,共享单车风口来临之后,城市经理这一角色也在这些平均成立时间不超过一年的公司里出现了,袁布衣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个角色要想尽办法抢占所在城市里的市场份额,挤压其他玩家的生存空间。
 
  杭州近郊道路两侧的树木枝叶被撕拉成不规则形状,这天天气预报显示“杭州大部分地区有6~8级偏北风,江湖水面及部分山区可达8-9级”。白天在室内见了好几拨想合作的客户,直到傍晚时分,一行人在江干区海达北路空旷的马路边卸单车时,袁布衣才对风力有实感。
 
  考虑到恶劣天气对单车投放的影响,有同事打电话向袁布衣请示放缓投放进度时,接到的答案不出意料是否定的。
 
  初来杭州,每天约有1000多辆刷着白漆印着“Hellobike”的崭新单车经袁布衣的调度要投放到各区街巷。4月底,这个城市里投放的小白车数量预计要超过8万。在HelloBike的部署中,比起进军的城市数量,每个城市里用户可见的单车数量和使用频率是更值得关注的指标,“眼见为实,要让用户视线内有小白车”。
 
  狂风大作,作业难度明显加大,从小货车上卸下来的自行车还没停稳就被刮倒。袁布衣只得带着团队的另两人往返在小货车和被刮倒的自行车之间。
 
  卸车作业从晚上7点半左右开始,这算得上城市经理一天工作最重要部分之一。由于市区内禁止大型货车行驶,上千辆小白车只能在若干个远离主城区的点被卸下,再分批装到中小型货车上,继而存进仓库或者直接运送到市区内进行投放。为了保证进度,遇到再恶劣的天气他们也要完成投放。

  界面设计www.china-ui.cn)广州深圳界面设计专业提供商-创易设计,中国UI设计行业最早成立的知名品牌之一。设计服务范围包括:UI,界面设计,UI设计,交互设计,软件界面设计等。多年来,我们所服务的客户遍及全国各地,为230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的软件产品提供完善的UI设计服务。